讲起废话比做其他任何事都轻松惬意。

就算对世界感觉模糊,我还是活到了现在。而我接触世界的方式,也还是这种模糊的模式。

这是很难描述出来的东西,用尽所有语言和动作也不行。


我没有办法告诉别人这种模糊的东西。模糊的东西本身就不能被界定,不是吗?没有办法界定的东西,要怎样概念化地传达给别人呢?

哪怕是无意间用到了巧妙的比喻,事后也是会觉得罪不可赦啊……

评论
©Orca-L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