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起废话比做其他任何事都轻松惬意。

今天在微博怎么刷到一堆讲拔智齿的,读得我好慌((

要是可以的话请求这辈子都不要长,这点智还是别赐给我了,拔牙瘦脸我也没兴趣,蟹蟹(???)


-------------------

等等,说到拔牙

好像也就幼儿园的时候(换乳齿阶段)去过牙医那里几次,后面都是自己松自己拔的。因为很怕突然被拔掉(我爸动手的话就这样了),加上又有点迷之儿童趣味,所以基本是松了→摇动→一个一个牙龈地拔出→最后一个牙龈的时候饶有兴趣地转圈,然后慢慢就掉出来了。用这个办法虽然过程中一直保持少量出血,但是最后拔出的时候出血量并不大,我自己还蛮喜欢自己这套野路子的——至于牙医,好像是经历了自己的门牙被钳子猛地拔下来之后就再也不想去了。啊,我那时候真的觉得速战速决很恐怖而且没有美感(?)

那时候看哆啦A梦还是电影啥的也不时会遇到拔牙剧情,看到的有一种是用绳子绑在牙齿和门把手上,然后门一拉就……OK了。但是小时候莫名担心牙龈崩断残留在那里,虽然觉得“看起来有点意思啊”但是,完全没有兴趣试就是了((

大概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儿童生活美学观(编纂奇怪的词汇能力超绝的我)


隔了很久之后去见牙医就是初中的事,初三……因为过程太恐怖了所以那天自己穿着初二下学期买的夏季校服这种细节都还记得_(:з」∠)_

很奇怪的是已经不记得自己具体因为什么病要去做根管治疗了,总之是痛到医生一下手自己的身体就痛到要蜷起来的程度——换个说法就是,已经到了脑子自动屏蔽那段回忆的程度了。

分了两次去,第二次的时候的护士是位去实习的小姐姐,这种无关痛感的记忆也似乎被带着很清晰了。


总之是,不想见医生,包括牙医【跪】

评论
©Orca-L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