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起废话比做其他任何事都轻松惬意。

讨厌生气,或者说生气带来的一连串感受

似乎是遗传的高血压基因,加上环境的关系,动怒就是非常的歇斯底里,头昏脑涨。脑子里钻出一头满身是血的怪兽疯狂吼叫,我也被感染了似的一起吼叫起来。

然后不知道是心理还是身体的原因就会很懊恼,仿佛自己内心的小人也要在一片大火焚烧过的草场旁数落我一样。喉咙也很是不适,泪腺好像在偷偷准备开始工作——求求它别了吧,我的纸手帕只剩最后两包了。

这种时候就算是所谓“大人”也会觉得很委屈吧!我这种心里窝着一堆奇怪的家伙的人就更不用说了——好想哭啊——

平复心情的时候总觉得怪兽的样子逐渐明朗,在愤怒后要面临的反噬感里,我想得很难受。眼眶里仿佛有很多只触手在伸出来四处乱抓,嘴角裂开,舌头也自动分成无数条了,裸露的皮肤上也长出一只只手,到处都是要钻出身体的东西。那这么一来我是什么呢?神秘而恶心的有机物种子吗?

 

然而近期情绪总是这般——摇摆——

看到喜欢的人的头像是亮着的就觉得很安心,没有谁受伤的话可真是不错的一天,饿了的时候也能忍住不吃零食甚至会觉得那袋零食很可怜,掐着指头算算发现考试的日子越来越近了,笑嘻嘻地看某门课的老师每次上课都带着饮料喝。

感觉对别人的信任在被吞噬,感觉理智被焦虑压得塑性变形,钱包拧成垃圾的样子扔在欲求天平的一边,居然还能砸出“当”的一声。照镜子的时候觉得自己满身都是需要划破的脓包……诶,头发好像也比以前更容易被拔断了,错觉吗?是不是要补充点什么来让大脑好好工作了呢?那会是很贵很难吃的维生素吗?

活着可真是有些辛苦(我这个年龄说这种话总感觉有点好笑但是确实这么觉得啊),可是我还想活下去呢。

 

♪もう死にそうだと见せかけて

♪まだ生きている

耳机和随身听是最后的人形维持装置吗?真中二嘿

 

 

 

2018.4.21.准备换LOF头像

评论(2)
©Orca-L
Powered by LOFTER